Monday, March 31, 2014

三月

一阵子了吧,家里搬进了个怪房客。三十多岁的单身女人,开口第一句并非问对方怎么称呼,而是要知道对方的几岁。没有一个人逃得过这问题,除了我,大家都在她搬进来的一星期内被进行了些“拷问”。宅在家的日子,除了需要装水或用洗衣机洗衣外,甚少下楼,所以一直没碰上。而这期间断断续续地听闻了许多关于她的怪异行为,更让自己敬而远之。偶然的一次,下课后回家的碰面,免不了的问题,一问一答的对话。那是离生日前大约十天吧,没多想地回答了二十二岁。对方马上问起了“属猴的对吧?1992年的对吧?”,因来不及反应,点头说是后马上逃进房间。后来才发现,啊,原来已经快23岁了,以年份计算早已23了,却还来不及适应这岁数。

哦,原来这么快。离开中学已一段很长日子,预科班毕业已快四年,已经成为大学四年级生。大家都忙着成长,成为中学时候所想象的人,或过着自己向往的日子。因为生活不再交涉,所以见面的时候除了谈论别人的八卦,聊一聊以前的日子,却再也找不到可以继续的话题。尴尬的气氛,以桌面上的食物化解,默默地吃着食物,却让人更自在。虽然如此,但我依然喜欢这些朋友,真心地想多聚一聚。

感恩帮我庆祝生日的系友们。虽然平时没怎么混在一起,但这些年的生日都没被忘记,是何等地幸福。不善于交际,于是和大家都保持着普通朋友的关系。但大家总是让我感觉暖暖地。那天的水果蛋糕和韩国餐都很好吃。妈妈和妹妹亦在当天南下来找我,虽少了哥哥,但可以在生日当天和家人一起吃顿简单的晚餐,好开心好开心。

在我似乎忘了为什么会走到这里的时候,无意地一场约会让我找回了当初的感觉。走进当初恨不得离开的地方,却才发现那段时候是我最快乐的时候。身边有很好的朋友,感情到现在依然浓烈的同班同学,循循善诱的教授,有着目标的自己;除了远离家乡,一切都很好。那段时间,我一度以为现在的自己会很快乐,才发现方向错了。但依然很感激那时候无怨无悔付出的自己,虽然最后我放弃了当初的选择,虽然我还不清楚将来会不会后悔。若有一天你发现现在的我辜负了你,请原谅我。我只想让自己更快乐,虽然我也不清楚这样会不会快乐。

忙着适应怪 housemate的同时,也努力着适应新室友的日子。和前室友发生了点不愉快事件,虽我一直搞不懂是不是我单方面的多虑。那是另一件事,在弄清楚前会一直放下心里。新室友是个不错的女人,事业爱情等都让人很羡慕。比我年长三岁,筹备着婚礼,以自己的能力买了台车,供着还未建好的房子。最近还在找着新工作,若找到了还有机会往外国发展。虽然这之后我又需要换室友,但依然祝福她可以有更好的未来。感恩在这迷茫的时候让我遇见这么好的女人,那股正能量让自己不仅羡慕并想要像她一样。目前日子处得还算愉快,甚至让我更了解家里的一切。亦希望可以这么样一直处下去。

莫名地也迷上了大家所爱的星星,某剧情说到道别需要提前,否则真正离别时会来不及。眼泪一直地在流。一次又一次的实例,提醒着自己务必要好好珍惜。不喜欢收到昏迷的噩耗。祈祷他可以度过。再也经不起打击,大家的心都很脆弱。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,请好好爱护自己。


还有,要持续相信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